王志文:大家好,我叫王志文,我在影片當中扮演魯迅。
  馮紹峰:大家好,我是馮紹峰,我在戲裡面扮演蕭軍,想愛誰就愛誰,一切都是自由的。
  湯唯:我是湯唯,想怎麼活就怎麼活,這是我們的黃金時代。
  許鞍華:大家好,我是許鞍華,我沒有角色,只是個XXX。
  李檣:我是編劇李檣,十一黃金周是吧,都來看黃金時代。

  央廣網北京9月30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《新聞晚高峰》報道,明天電影《黃金時代》將正式上映。影片內容簡單粗暴一點來介紹,就是講了作家蕭紅的故事。更多地就不劇透了。
  還未上映,關於影片的評論已經不少。有人說,這是一部有“文藝青年”門檻的片子;有人說,這是中文系的《黃金時代》;有人吐槽,三小時,如坐針氈;有人贊,這是顛覆電影院慣例的勇敢之作;有人問,誰想在電影院里看一場COSPLAY?
  影片編劇李檣說,十一黃金周,都來看黃金時代吧。那麼,憑的是什麼呢?
  影片導演許鞍華說,她2004年就想拍蕭紅了,寫劇本、找贊助、籌備、拍攝,前前後後歷經10年。許鞍華喜歡蕭紅,因為她自由。
  許鞍華:其實我很喜歡蕭紅的,我沒有說是因為我最喜歡的人我是不會說的,所以到現在才說。我覺得因為她非常非常堅強,然後非常非常有才華,非常非常自由。
  許鞍華說,爭議是免不了的,也有些信心最後會得到肯定,當然也非常害怕,會被人不看好。
  三小時的影片時長,考驗觀眾,也考驗影片。快節奏的時代里,電影已成為大眾消費,商業片夾擊下,編劇李檣覺得,他寫這個故事,是因為那個年代更純粹:
  李檣:我覺得我寫的過程中最大的感受是這個社會的科技、通訊是在進步,那人性是不是有進步?為什麼在現在一個自媒體時代寫那麼一個年代的故事?覺得那個時代的人對自己權利的尊重,對自己內心的尊重,自由的選擇,對愛情,都比現在要純粹我覺得。會使現在的觀眾非常有意義的看到我們的人性,不見得時代特別發達而人性就更純粹更好,不見得。  
  《黃金時代》的宣傳中,反覆用到“想怎麼…就怎麼…”的句式。“自由”一詞也屢次被提及。比如剛纔馮紹峰在宣傳中說到的“想愛誰就愛誰,一切都是自由的”。那影片表達了怎樣的自由?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張頤武認為,蕭紅靠寫作獲得自由:
  張頤武:其實蕭紅這個人真是率性的去生活去追尋,但是她又有誤打誤撞,不靠譜,今天如果都是靠譜的年輕人都在任總那兒工作的話,那這些人一看這個電影,心情就很壓抑了,這人不靠譜啊,但是不靠譜里有靠譜的東西,就是對生命本身怎麼去超越,怎麼去努力,他通過他的文字《呼蘭河傳》《生死場》這樣的文字其實是把生命裡面最自由的東西,靠寫作這個東西獲得了一種自由,她在生活裡面其實真的不自由。
  很多人將片子定位到文藝片,作為影片觀眾的地產商人任志強卻說不是:
  任志強:我認為它更多的像一個歷史的記錄,中國在三十年代到四十年代發展發生了一些事情,年輕人可能既沒有見過人也沒有看過書或者沒有什麼評論,不要把它僅僅看做一個文藝片,好像就談了個愛情。我更覺得年輕人如果要從愛情的角度去看這個片子,最重要一個就是當愛情把你拋棄了以後,你不要灰心,繼續努力爭取新的愛情。
  這個黃金周,會有10多部影片上映:《親愛的》《心花路放》《痞子英雄2》《麥兜我和我媽媽》……許鞍華說《黃金時代》既不是史詩,也不只講述愛情故事。他們就是不想拍一個和以前作品一樣的戲。她希望老闆能掙錢不要賠錢。但她也說,沒有電影能強迫觀眾喜歡。  (原標題:電影《黃金時代》十一上映 長達三小時“文藝片”)
創作者介紹

進口窗簾

ov58ovieh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